投入不断增大 超越不堪重负
2019-01-16 00:07

    由于足球俱乐部基本没有造血能力,其收益来源主要靠母公司输血,或者靠出售冠名权度日。这样,一旦母公司或冠名商出现变化,俱乐部自然只能“城头变幻大王旗”。而像大连超越足球俱乐部因为资金问题,而不得不解散球队的事例,在中国足坛也并非个例。那么,大连超越俱乐部究竟是怎样一步一步滑向低谷,走到尽头的呢?

    本报记者叶明睿

    日前,大连超越俱乐部在召开内部会议时决定将解散球队,不再参加新赛季的中乙联赛,虽然这条消息没有经过俱乐部最终的官方宣布,但是根据记者的了解,球队解散的消息已经得到俱乐部相关人员的确认,下一步俱乐部也将着力解决所有欠款问题。

    球队解散,伤害最大的无疑是球员,目前超越队里的球员或许都将面临恢复自由身并自己寻找新的就业机会,这同时也意味着又将有一大批大连籍球员远走他乡。

    欠薪始终困扰球队发展

    其实,从2016赛季超越首次登上中甲联赛之后,球队经济状况的窘迫就始终围绕着这支球队,要知道,打中乙联赛和打中甲联赛的投入存在很大差别,一般来说,经营一支中乙球队每年大概只有两三千万元的支出,而这个数字跟中甲联赛的整体投入相去甚远,要想在中甲保级,在支出上起码也要多花一倍甚至更多的资金,而这笔支出也让超越的投资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2017赛季结束后,由于存在欠薪问题,许多球员拒绝在工资确认表上签字,这也给超越新赛季准入造成了很大压力,当时超越的投资人李晓勇甚至亲自飞赴昆明到球队里跟球员们进行沟通,在积极沟通之下,俱乐部方面承诺2017赛季的欠款将会分三次补齐,具体时间为先付30%欠款,春节前再付40%,在新赛季开始前付清最后30%,当时全体队员都给予了俱乐部理解,球员们纷纷签字也帮助俱乐部顺利完成了新赛季准入。

    然而,这笔协商好的“还款计划”并未如期兑现,除了已付的30%之外,春节前球员只收到了20%的工资,在赛季开始前又收到了20%的工资,也就意味着在2018赛季开始后,俱乐部仍然拖欠了超越的球员们2017年的30%工资。

    欠薪愈演愈烈 全队曾计划罢赛抗议

    整个2018年,超越俱乐部也仅仅发放了5个月的工资,最近一次发放工资还是赵阳重新回到球队担任总经理之时,在7月份之后,球员们就再也没有收到过应得工资,而整个赛季球队取得了7场胜利当中,俱乐部也仅仅兑现了其中3场的赢球奖金,许多迟迟拿不到工资的球员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家庭的生活支出。

    在上赛季客场对阵黑龙江队的赛前,球队外援前锋拉斐尔在伤病基本痊愈的情况下,本人却丝毫没有表达出要登场比赛的意愿。由于受到长时间欠薪的影响,超越众将也打算用罢赛的方式来向俱乐部抗议,当时几乎全队的球员都拒绝出场比赛。最后,超越主教练杰罗亲自出面安抚国内球员的情绪,许多球员表示只要拉斐尔登场,我们就上去踢,球队需要一起同舟共济。在杰罗的斡旋下,拉斐尔如愿登场比赛,球队内部也暂时缓和了紧张的氛围,最终球队也在客场逼平了对手。不过随后,由于仍然无法按时拿到工资,拉斐尔还是缺席了后几场比赛,在其他球员无心恋战的情况下,超越降级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多球员已向足协申请仲裁

    在上赛季中期,超越俱乐部一度转危为安,让许多人看到了希望,因为当时球队迎来了新的赞助商,一家来自本地的企业愿意接手超越,并提前投入了一部分意向金供球队日常开销,但是这家赞助商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就是球队要先完成保级。

    最终,超越不幸降级,不过这家企业的投资人在降级之后也曾经表态即便打中乙联赛也愿意接手球队,而超越也一度要完成转让,不过根据最新的情况显示,超越的投资人李晓勇仍然希望继续掌管这支俱乐部。

    在面对俱乐部屡次爽约和讨薪困难的情况下,已经有多名超越球员向中国足协送上了相关材料,希望通过足协仲裁来讨回欠薪和恢复自由身。2019年1月4日,大连超越奔赴南方冬训,从球队出发的照片来看,前往冬训的球员仅有十余位,这也侧面说明了有多位球员已经通过仲裁申请获得了自由身。

    解散后球员该何去何从

    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球队宣布解散之后,该队球员也将完全恢复自由球员的身份,球员可以自主寻找新的球队并签订新的工作合同,不过原俱乐部仍然需要完全支付该球员效力期间内的工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超越在近几年的欠款接近2000万元人民币,即使球队解散,也仅仅是避免债务进一步扩大,之前的一大笔欠款对于超越俱乐部来说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

    不过,在中国职业足球历史上,仍然有其他特殊的解决办法。2012赛季结束后,大连实德宣布退出职业联赛,当时中国足协考虑到俱乐部的欠款问题,同意俱乐部可以通过出售队内球员,用取得的转会费来偿还俱乐部的债务。或许,这也是超越俱乐部在下一步可以参考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