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着“共享”旗号 疑似非法融资大连多位投资客陷“共享充电宝”迷局
2019-01-16 00:08

  共享充电宝遍地开花。(据网络)

  共享充电宝遍地开花。(据网络)

  首席记者万恒

  

  2016年,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开始在全国各大城市纠缠拼杀。“共享经济”这个新名词正式被“共享单车”引入大众视野。

  随着“共享经济”为人熟知,各种打着“共享”旗号的新经济模式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尤其是共享充电宝,这一曾被众多财经自媒体捧为共享经济“明日之星”的产品风靡一时。还有共享充电宝商家推出了所谓“二百元入资,天天盈利无风险”的“租赁融资”,有人争相投资。

  但是,真有“天上掉馅饼”这样的好事吗?

  “共享充电宝”利润诱人

  2018年10月,市民李军(化名)在朋友发来的微信公号链接中第一次看到“共享充电宝”这个新名词。

  时隔数月,在一些微信公号发布的历史消息内仍然可以看到“九州共享”发布的消息。记者在其中一篇名为《速看!共享充电宝租赁融资平台,投资有担保无风险》的推文中看到,共享充电宝被推崇为“中国的新经济形态之一”。

  文章中还称: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率高,租赁的利润很高,凭借中国庞大的智能手机用户规模,投资共享充电宝无疑可以“登上时代风口”。

  在这篇推文中,作者极力推荐深圳一家公司运营的“九州共享租赁平台”。据其介绍,这是一家专门对接共享充电宝项目为用户创造租金利润的平台,最低200元即可入金参与。“平台融合了‘互联网+’的概念,实现了互联网通信技术的全面覆盖。”

  这让李军十分动心。他告诉记者,自己根据文章指引下载了APP,并登录了“九州共享”的官网,发现在这里可以选择多种充电宝租赁融资项目。“只要投入资金,每天在APP上都可以看到回款利润。”李军先试着投入了几百元,发现账户资金每天都在增加,于是他越投入越多。到2018年年底,已经累计投入20万元。

  “这里面有我的积蓄,还有我借朋友的钱。”李军说,到去年年底,自己在“九州共享”账户中的款项除了20万本金外,还有2万多元的利润。“算起来年化利润超过20%!”但是这只是“纸上富贵”,因为没有到提现期,钱是无法提取的。

  “但是每天看着数据都在增长,还是很高兴。”李军说。

  平台突然关闭 闪了不少投资者

  1月1日,就在李军心怀希望进入2019年的时候,他发现“九州共享”的APP突然关闭了。

  “平台打不开了,拨打公司的客服电话也已经打不通。”李军说,自己慌了神,这意味着他的本金和“利润”全部化为乌有。

  1月13日,“九州共享”的官网仍然处于无法打开状态。记者查询到该公司的客服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该公司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电话,一部无人接听,一部始终处于“正在通话”状态。

  “现在看来确实是出问题了。”李军说,自己已经向大连警方报案。据悉,在大连还有多位投资者参与“九州共享”的投资,投资数额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目前,这些人已经成立了维权群,准备集体向深圳警方报案。

  非法融资披“新经济”外衣忽悠人

  记者采访中发现,“九州共享”关闭了,但还有其他共享充电宝租赁平台在运营。此外,一些打着“新能源融资”、“电动汽车项目融资”旗号的融资平台,宣传手法和运营模式也大致相似——这类平台大多利用微信公号等新媒体渠道广为传播,以“洗脑式”的宣传内容吸引投资者进入其官网或者APP。之后,平台会设置供人投资的各种“融资项目”,许以高额回报。但这些“融资项目”的真实性和实际盈利能力,很难考察。

  诱人的回报率和看来“高大上”的项目包装,是这类平台吸引人的主要原因。“共享经济、新能源,这些都是近年来媒体上频频出现的热词,一些非法融资项目正是披上了‘新经济’的外衣忽悠人。”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律师表示,对于此类“新经济”平台,投资者一定要多一分谨慎。“要考察是否具有融资资质,有没有资金监管和真实项目。千万不要被新名词一忽悠就盲目投入血汗钱。”

  采访前记者获悉,大连一位投资“九州共享”的市民,因为平台关闭提现无望,焦虑住院。如今在李军等投资者看来:“靠谱的九州共享,是您最佳的选择”这句宣传语,显得“格外刺眼”。

  新闻链接

  退还押金猫腻多

  上海社会科学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投资角度看,目前投资界已经对共享充电宝失去了热情,也没有新的玩家进入。“共享充电宝其实是个伪需求,实际使用的用户数量并没有预想那么多。”

  此外,与共享单车一样,共享充电宝的押金本身也存在一定风险。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禹指出,按照《商业银行法》第十一条规定,未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吸收公众存款等商业银行业务。而按照《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也构成犯罪。大量用户自愿将自有资金临时或阶段性地存放在平台或企业,产生了诸多隐患。如果出现长期无法按时退还押金的现象,可以考虑视为一种“非法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行为,予以追究企业、平台及其主要负责人的刑事责任。据《北京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