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白蛇传 千年传不断
2019-05-10 00:32    大连日报

《白蛇:缘起》海报

《白蛇:缘起》海报

1

1

2

2

3

3

4

4

5

5

     元月初始至今,动画电影《白蛇:缘起》这部获得票房与口碑双赢的作品再次为国产电影力量的崛起垒上了一块结实的基石,刚刚热播完毕的2019版《新白娘子传奇》电视剧,也因与前几版剧情的不同而引发观众的热议。

    探本溯源,这两部影视剧都与“白蛇传说”这一经典IP密切相连,追溯“白蛇传说”的源头、发展与转变或许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了解这些同题故事背后有着怎样持久而又丰富的文化与历史滋养。

    影视剧中的

    “白蛇传说”

    作为千年流传的重要民间传说,白娘子与许宣的故事不仅在文学与戏剧领域被不断改编重造,当影视这种新的视听艺术出现在中国后,这一题材同样得到编导与制片公司的重视。

    特约评论邢军

    文学中的“白蛇传说”

    缘起:带有劝诫色彩的南宋话本

    经过多年的研究与论证,学者们基本认定最早具有完整情节的白蛇传故事是南宋话本《西湖三塔记》。在《西湖三塔记》中,奚宣赞因迷恋白蛇所变女子的美貌,而与其结亲,结果两次险遭其挖去心肝。最终是奚宣赞的叔叔奚真人下山将白娘娘等三个妖怪镇压在石塔下。除故事框架基本相似外,话本中的奚宣赞、白娘娘虽是后来许宣(许仙)与白娘子的原型,但与今天我们所熟悉的白蛇传故事中的许仙、白娘子相差甚远,而是一个贪色懦弱、一个妖性不改。话本中故事的目的在于通过蛇妖挖人心肝的恐怖来警示人们勿贪美色,禁欲安身,带有强烈的劝诫色彩。

    发展:从妖到“人”的转变

    《西湖三塔记》之后,在“白蛇传说”的流传中最具影响力的是明代冯梦龙的拟话本《白娘子永镇雷峰塔》。这一版本的故事也是被大众公认的成型版本,情节比之前的传说与南宋话本更为丰富,许宣与白娘子的形象也更为丰满、复杂。尤其是白娘子的塑造已经超越了《西湖三塔记》中白娘娘的妖性,开始表现其身上的“人性”,刻画她对于凡间自由与幸福的追求。劝诫仍是这一版本的重要主题,但白娘子对爱情的执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使后世作品中的白娘子形象得到了基本的定位。

    而后,在清朝乾隆年间,方成培又根据传说创作了剧本《雷峰塔》。这一剧本对后世《白蛇传》的戏曲改编影响很大,学者尹晓琳考证昆腔《盗仙草》《水斗》《断桥》、弹词《义妖传》《白蛇宝卷》等都是依其而演绎。这一版本较之前冯梦龙版本的故事再次增加了丰富的场景、情节,尤其是增加了白娘子舍身救夫,冒着生命危险而为许宣盗取仙草的多场剧情。斗法之外,在面对法海的步步紧逼时,白娘子勇于质问、据理力争,这种情理上的辩论使白娘子的正面意义得到了进一步的确立。这时的白娘子形象已经由妖变人并且成为反抗封建宗法制度、反抗封建礼教束缚的象征。人们对这一版本的喜爱与关注已经不再仅仅是猎奇人妖之间的情欲与情爱纠葛,而是更多地被白娘子的真善美打动,被她不断抗争的精神感染。

    典范:田汉的三次改编

    真正使“白蛇传说”进入全新精神层面的作品是田汉的三次改编——1943年的《金钵记》、1952年的《白蛇传》和1955年的《白蛇传》。这三次改编带有明显的时代印迹。1943年,在抗战的大历史背景下,田汉利用流传广泛的民间传说,在《金钵记》中增加了不少暗示日军侵华、号召抗日的细节,结果被国民党政府禁演。1950年,田汉删掉《金钵记》中的抗日内容,重新改编而成1952版的《白蛇传》。这一版本比照之前方成培的《雷峰塔》,简化了部分情节,并将原本中配角小青的作用加大,使其贯穿全剧情节。在人物性格的塑造上也使小青的直接大胆、敢爱敢恨成为白娘子形象的有力补充,增加了剧作人物塑造的丰富性。其后,在1955年版本中,原来白娘子“盗库”的情节内容被完全删除,以此更加突出与强化白素贞的真善美。就此,白素贞成为中国人心目中理性女性的典范。从某种意义上说,后来众多影视剧领域内的围绕“白蛇传说”展开的故事基本都是在田汉版本的思路上加以扩充或改编的。

    电影开始于1926年

    通过资料整理,我们看到早在中国电影起步阶段的1926年,天一公司的邵醉翁就导演拍摄了《义妖白蛇传》(上下部)。这是“白蛇传说”首次以影像的方式登上中国大银幕,并取得了票房的成功。虽电影拷贝已毁,但从当时留存的记录与文字资料可看出,这部电影基本是对清代弹词《义妖传》的照搬。1927年邵醉翁又联合李萍倩推出了讲述白娘子之子许仕林故事的《仕林祭塔》。两部影片都由当时的电影皇后胡蝶饰演白娘子。天一公司由此开启了后世“白蛇传说”影视改编的先河。此后,从上世纪30年代直至90年代末,香港南粤、上海华新、香港邵氏等多家电影公司都先后拍摄了以“白蛇传说”为原型的影片。同时,海外电影公司也瞄准了“白蛇传说”题材,日本、韩国、新加坡先后都有电影与电视剧问世,作为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的“白蛇传说”显然在亚洲影视市场也受到了一定的关注。

    观众心目中的经典

    而对大陆观众来说,1992年赵雅芝、叶童主演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是多少人心中无可替代的经典。两位主演精彩的表演为人物形象注入了新的活力,而该剧的结构和剧情也对流传的不同版本进行了整合与删减,特别突出了白素贞的温柔、典雅,重情重义,也强化了许仙对白娘子的钟情,以及白素贞与小青之间的姐妹情深。这部电视剧在对传说已有素材、情节及人物性格的选择上尺度把握适度,有所创新却又特别注意与中国观众的道德认知及情感认同相贴合,没有出现后来部分影视改编版本所引起的巨大争议。尤其是剧中几乎每集都会出现的由台湾知名音乐制作人左宏元谱曲的“新黄梅调”唱段,虽让部分观众有“动辄开唱”的不适,但也为这部电视剧平添了独特的艺术韵味。因此,这部电视剧在最大程度上获得了当时观众的喜爱。

    电视剧领域有了《新白娘子传奇》这部经典后,电影领域随即迎来了徐克改编自李碧华小说的经典之作《青蛇》(1993)。电影开场法海目睹人世乱象的邪魅场景就奠定了这部影片与其他“白蛇传说”题材作品不同的基调。过去传统故事中的人妖之间的情爱纠葛、传统伦理对人性的压迫都只是这部电影所表达的部分主题,这部影片在寓意内涵的复杂性上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所有作品。白娘子与许宣的故事应该说只是这部作品的框架与线索,徐克借“白蛇传说”的外壳演绎的是现代人对自身存在意义的深刻追问。这部电影也成为所有与“白蛇传说”题材相关的作品中最具艺术性与内涵深度的佳作。

    2019年的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巧妙地避开大众所熟知的“白蛇传说”中的核心故事与桥段,以“前传”的方式进行了新的创作。但在白娘子、许宣、小青的性格塑造、人物间情感的发展上又显然与原型有密切的联系,带给观众一种既新鲜又不完全陌生的观影感受,迅速而巧妙地将观众带入到影片情境中。而作为动画电影,其超越实景之外的艺术想象再造又为电影增加了独特的奇观韵味。

    “放飞”想象力引起非议

    进入到2000年后,电视剧领域内先后有刘涛、左小青、杨紫主演的几部剧集,电影圈则推出了黄圣依主演的《白蛇传说》。这些影视剧都试图在原有故事的基础上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新的建构,以求“旧瓶装新酒”,争取更多年轻观众对作品的关注。比如2011年黄圣依主演的电影《白蛇传说》除了在特效上大下功夫,以感官刺激来增加观众的观影欲望外,还增加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所谓蝙蝠妖。至于之后出现的《白蛇传奇之大话许仙》《新版白蛇传》《天乩之白蛇传说》等则更是“放飞”想象力,增加了不少让多数观众难以接受的情节,引起非议。

    至于现在刚刚播完的2019版《新白娘子传奇》白素贞的“傻白甜”人设以及颠覆性剧情能否获得观众认可,还请观者自行衡量。

    (作者系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中国传媒大学电影学博士)

    1.清代《雷峰塔传奇》定本

    2、3.田汉改编的《金钵记》和《白蛇传》剧本

    4.2019版《新白娘子传奇》

    5.1992年赵雅芝、叶童主演的《新白娘子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