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村支书蒋宝春和他的座上宾阿文
2019-05-18 00:04

     文 本报记者韩顺兆

  蒋宝春是庄河市仙人洞镇马道口村的党支部书记。2017年夏天的一场暴雨席卷了庄河北部山区,蒋宝春和伙伴们三天三夜没有合眼,奋战在村里救灾抢险各个地方。那几天,有点空闲,他就用微信朋友圈向亲朋好友报平安、说进展。那些文字被多家媒体转载,他本人也成了“抗灾网红”。

  有蒋宝春微信的朋友会发现,一个叫阿文的智障人士常常成为他的讲述主角:“阿文,我家的固定游客,一年365天,每天至少来我家一次,风雨无阻。他每一次见到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将痴傻和真诚的笑容呈现在你的面前,让你无法拒绝一个傻子的可爱。多年来,无数来这里的游客都跟阿文有过交流,没有一个人厌恶过他,就是因为他纯真的笑容。人们无法拒绝他的天真和可爱。”

  蒋宝春由是感悟:像阿文一样的纯真,心底没有奸诈,不管烦与不烦,痛与不痛,与人相逢时,压住心中的酸楚,永远将灿烂挂在脸上,快乐就不会抛弃你!

  屯子里的消息灵通人士

  和交通员

  阿文是蒋宝春的儿时玩伴,虽然今年已经50岁了,但智商相当于5岁左右。蒋宝春说,阿文从不惹是生非,生活得逍遥快乐,在当地有着很高的知名度。

  阿文是个消息灵通人士,屯子里发生点什么事,谁家有点八卦新闻,他全知道,然后总是第一时间来找蒋宝春分享,因为不说出来,他会“憋死”。尽管只有碎语片言,但蒋宝春却能听懂。阿文每天都要在家附近的两个屯子转上一遍。过去,每当邻里联系不畅时,就会给他一个纸条,这个时候,阿文就变成了交通员,信儿肯定会捎到。偶尔,阿文也有走转向的时候,信件第二天才到达,但从没有丢失过。

  每天,阿文都要到蒋宝春家呆上小半天,因为,他有自己的“小九九”。在这里,他能蹭到好吃的,还能讨到零花钱。阿文从来不贪心,一块或者五毛,就心满意足,从未“失过手”。有时候,蒋宝春假装生气逗他不给他钱,阿文也不磨唧,转身就走。可是,出去转一圈后,他还会再回来,有时候一天能“拎乎”四五趟。讨零花钱的时候,阿文很会看表情掌握时机,总在恰当的时候开口,人家不耐烦的时候,他从不张口。当然,阿文从来都是“无功不受禄”,经常会找点活干,都是些粗活,他懂得为自己的目的增加砝码。但很多时候他都是帮倒忙,把活干砸了。可是,蒋宝春从没厌烦过阿文。他说,阿文从不因为自己傻而自卑,无论在什么人面前都抬得起头,因为他不做亏心事。

  阿文有了钱就钻到小卖部。他花钱时不会像孔乙己那样不舍得,他把钱都掏出来,一张一张往桌上摞,他不知道要买的东西多少钱,店家也从来没“熊”过他。

  “你快回来,我都想死你了”

  2014年的时候,阿文家中遭遇变故,他的父亲因病突然瘫痪在床,后来神志昏迷,无法照料他了。兄妹们反复商量之后,决定送阿文去位于大郑镇的托养中心。

  听说阿文要走,邻里都舍不得。住在他家附近的阿民偷偷教他,等车来接他的时候,就赶紧往山上跑,他答应了。走的那天,蒋宝春带了四条烟和两箱罐头去送他。看到蒋宝春,阿文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抱着他嚎啕大哭。但是,当托养中心的车来接他的时候,阿文显得很爷们儿,并没有像邻居教的那样往山里跑,而是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接他的车里。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会去哪里,但为了给家庭减少负担还是踏上了新的旅程。看到这一幕,蒋宝春哽咽了。

  阿文不在村里的那段时间,蒋宝春感觉少了点什么。他十分想念阿文,多次给托养中心院长打电话,请他对阿文悉心照料。在托养中心度过了春节后,阿文的哥哥和嫂子去看他,阿文哀求着要回家,说什么也不在那里待了。院长同意让他回家住几天。可是,阿文回到村里后说什么也不回托养中心了。

  有天晚上,蒋宝春发现办公用的笔记本落在马口了,就回去找。半路上,正好遇到了闷头走路要去他家串门的阿文。蒋宝春知道上次离家在阿文心里留下了一些阴影,阿文不想出村也不敢出村。蒋宝春想着让阿文别那么恐惧,就问阿文敢不敢陪他去马口。没想到,阿文爽快答应了。只是,在上楼梯时,阿文变得慢慢腾腾,在屋里坐了半分钟不到就要走。

  回家的路上,蒋宝春开玩笑说:“你不是在村里发过誓,死都不出栗房沟吗?”阿文憨憨地笑了:“跟你我哪儿不敢去,你还能‘熊’我啊?”阿文回答得很笃定,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

  阿文跟蒋宝春的爱人相处得也很融洽。他一眼就能看出谁是一家之主,所以嘴上像抹了蜜似的,习惯称呼蒋宝春的爱人“王总”。有次“王总”出远门,阿文来了几趟看不到她,居然有些魂不守舍,一直追问“王总”的归期。于是,蒋宝春打开微信视频。当阿文在视频里看到“王总”后,竟流下了眼泪,一个劲儿念叨“你快回来,我都想死你了”。蒋宝春说,阿文对别人的好总是记在心里。懂得尊重与感恩是阿文最质朴的品格。

  “快!快!快点!车掉沟里了”

  有一天,天刚蒙蒙亮,蒋宝春开着破三轮往外排渣土,结果不小心连车带人滑进河边的坎棱下,卡在树缝里了。正准备呼救,阿文从远处走过来。破三轮的马达嘶鸣着,阿文愣在远处。蒋宝春赶紧用手指了指家的方向,意思是让他赶紧去找“王总”来帮忙。阿文稍稍迟疑地低了一下头,忽然拔腿就跑,头也不回。不到三分钟,“王总”扛着铁锨、镢头赶来了。

  大家赶来时,蒋宝春已经爬出来了,但是车陷进去出不来了。“王总”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拍着胸脯说:都快被阿文吓死了!原来阿文见到“王总”只说了一句话:“快!快!快点!车掉沟里了!”

  没有一个字的交流,阿文只看了蒋宝春的一个手势,就领会了对方的意图。蒋宝春很是感动,他决定奖励阿文,问阿文除了吃的,还想要什么?阿文不假思索地说鞋不行了,蒋宝春答应他晚上来提货。到了晚上,阿文哼着谁也说不出名字的小曲准时来取货,先是试了试鞋说“正好”,然后又指了指掉了底的袜子,说:“袜子也不行了。”“你能不能一下子把问题都兜上来?”蒋宝春假装嗔怪道。阿文却一脸堆笑:“那好,我明儿个来拿袜子。”

  阿文虽然智障,但他每天都是快乐的。他的快乐感染了村里每个认识他的人,更感染着通过蒋宝春微信朋友圈知道他的人。很多来马道口村的人都会来找阿文,给他送来生活用品,每每这个时候,阿文都是挺着胸脯,拎着东西,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气场十足,羡煞路人。蒋宝春自愧不如:“阿文的派头比我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