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精致,掏空了多少年轻人
2019-06-11 00:05    大连晚报

  小家电,非戴森不用;赏樱花,非日本不“刷”;吃面包,非“全麦”不碰;选服装,非“设计款”不穿……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民众对精致生活的追求渐趋热切。然而,当下一些年轻人超越自身实际,过度追逐所谓“品质生活”掩盖下的预消费、高消费,无孔不入的“精致”透支钱包,掏空身心,侵蚀灵魂。

  6月9日晚,人民日报官微发表评论称,精致,不全是物质堆砌出来的。活得精致,往往不是体现在消费高端,而是体现在精神高贵;不是体现在锦衣玉食,而是体现在心灵丰盈。与其奔波于物质搭配的圈子里,徜徉于别人的眼光中,不如使人生更有价值。

  人前“调性”人后入不敷出

  28岁的南京青年徐飞在文化传媒行业工作,最近分期付款把开了不到一年的国产车“升级”成30多万元的奥迪。拉风的背后,是信用卡上6位数的欠款。从父母那里“哄”来换车首款后,徐飞不足7000元的月薪,除掉吃穿用度,仅支撑每月最低还款额都显得捉襟见肘。“好歹也是文化人,那破车要不换,开出去多跌份!”

  而立之年的王玲来自苏北小城,在苏州一家外贸企业上班,月薪近6000元。为在外人面前显得有品位,她和同事常常在公司附近的日式料理店享用六七十元一份的商务套餐,下午还要来一杯星巴克咖啡或是点一份手作蛋糕。算下来,工作日仅午餐和下午茶,就要花费100多元。“房租2500元,加上日用品、朋友聚会、礼金等,入不敷出。”王玲说,拆东墙补西墙,眼下欠款7万多元。“不太在意,因为刷卡,金钱流失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再说,找最优角度发个朋友圈,就完全可以抵消花钱的痛感。”

  穿越“格调高雅”的社交媒体,现实生活的凌乱迫在眼前。

  网络讽喻短片《虚假的你》,展现的正是“社交媒体的你”和“现实中的你”的巨大反差:

  ——社交媒体上的你戴着骑行头盔,宛如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而真实的你开着车,看到户外风光急忙拿出头盔;

  ——社交媒体上整洁的工位、键盘、水杯、装订机……而真实的场景常常是键盘旁放着咬了一半的苹果、吃完未扔的外卖盒子、杂乱的笔筒;

  ——社交媒体上和谐欢乐4人聚餐,而事实是你们刚落座就各自埋头玩手机,叫服务员帮忙拍完合照,转头又各自沉浸在手机里……

  身边这种情况比比皆是。一位男网友说,毕业时帮女同学搬东西,见到女生宿舍真实的一面,有点震惊。在苏南某城市工作的姑娘周洁,朋友圈几乎都是白衣飘飘的“小仙女”模样,时不时还要晒晒先锋话剧和草地音乐节。当笔者走进她租住的小屋才发现,一间30多平方米的单身公寓内,脏衣服、脏鞋子七零八落,她的日常饮食就是碳酸饮料、方便面。“树立精致‘人设’,每月5000元收入怎么够花,只能人前‘调性’,人后凌乱,入不敷出。”她说。

  面子凌驾于票子之上的尴尬

  朋友圈里岁月静好,现实却乱成一团糟。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披上了“假精致”的华丽外套?

  “精致的伪装主义者”看似荒诞,暴露出的则是人性的虚荣和社会风气的浮泛。

  融360消费调查显示,我国90后在借贷市场中占比高达49.31%,位居亚洲同龄人首位。而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数据暴露出当下部分年轻人“面子”凌驾于“票子”之上的尴尬现实。一位资深刑警介绍,从近期办理的多起“校园贷”案件中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许多“校园贷”受害者,特别是女生,往往因为要购买一台iPad,或是要做一个微整形手术,而在“校园贷”中越陷越深。“在她们眼中,iPad是精致生活的象征,是在公众面前炫耀的资本。”

  此外,在当下许多年轻人的意识中,不合群意味着不好相处,等同于异类,一些人因而陷入一种“假装合群”的症状里,并为“伪合群”重金“买单”。

  视角

  真实和精致从来不矛盾

  生活中,有仪式感并不是坏事,但为了不切实际的“假精致”,让自己焦头烂额,甚至陷入“隐形贫困”,得不偿失。

  做真实的自己尤其可贵。一位观察人士说:“年轻人在追求精致前,可以先问问自己,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然后再评估一下追求这样的精致能为自己带来什么。理性对待每一分钱的花销,放弃一些‘看起来很美’的消费,才是真实的开始。”还有人认为,与“假精致”对应的消费观,看起来是前卫的超前消费,实则是虚荣消费。被那些时尚类营销牵着鼻子走、凭着“勒紧裤带也要虚荣消费”撑起的精致,注定跟真正的精致背道而驰。

  其实,真实和精致从来不存在矛盾。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曾说过,精致的生活首先是清醒的,不是懵懂的,即意识到自身是存在的;其次是平和的,不是不安的;再次是喜乐的,不是痛苦的。因此,精致不能依靠高消费来实现,而是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和价值,是一种严要求、不将就的生活态度。作家林徽因曾有过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住在偏僻简陋的屋子里,然而她却坚持去旧货店淘来老家具和旧书,自己做了一个朴素的书架;在木凳上铺些许饰布,为陶制土罐插上大把野花……文刘巍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