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一直试着用电影与父亲和解
2019-10-30 00:12    大连晚报

  首席记者陆彤

  昨天去看了李安的《双子杀手》。说实话,影院的场景令人有些心酸。99元的票价,硕大的IMAX影院,只有区区十人。骤然间,感到了再伟大再风光的人,都有渺小,孤独,无助的时候。李安便是如此!

  《双子杀手》的票房扑街已成定局。观影之后,有了更深的体会。

  李安这次电影的卖点放在了3D、4K、120帧上,还首次用电脑特效做出一个人类角色做主角,这是好莱坞那些技术狂魔都不敢尝试的技术。李安砸进十个亿,执意一搏。

  看到3D、4K、120帧,想到了李安曾赋闲在家六年,以学电脑聊以度日的阶段。伊利诺大学毕业的生物学博士妻子林惠嘉,在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吼他:“学电脑的人这么多,不在乎你李安一个!”那一吼,也许唤醒了之后的李安。但可以看出,除了拍电影,讲故事之外,电脑高科技也许是李安的第二大爱好。如果没有电影奇才,说不定李安便是那芸芸众生中的一位十足的电脑程序员。也许是这种缺失,成功之后的李安在尝试将这一缺项补上。

  但《双子杀手》搞拧巴了,主次颠倒。最擅长讲故事的李安,这次把精力放在了高科技上,而故事讲的老套,乏陈,没有吸引力。我身后坐的一对小情侣,男士居然在观影时任凭赛车轰鸣,枪声四起,呼呼大睡长达半小时之久。被女伴推醒责备之后,还振振有词:“看《战狼》时,我一直就没靠在椅子背上过!”这真是李安的悲哀,也是观众的悲哀。

  曾看过李安的一篇专访,李安的成长之路,一直都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小时候被当作长子养的他,被父亲常说的一句话便是:“要像个男人一样!”可他这个长子并不称职。谁会想到,一个三次奥斯卡奖,一次金球奖最佳导演,两次威尼斯电影金狮奖,两个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电影奇才,居然做个长子都不能称职。学生时代因数学不及格被老师训斥,甚至扇耳光,高考时连续两年落榜,大学毕业时,赋闲在家,一呆就是六年之久。这些经历一定程度上造就了李安,骨子里有一种漂泊、不安和卑微感的存在。也造就了他之后的作品,都以隐忍、含蓄、压抑、温柔见长。如《断背山》《色戒》《卧虎藏龙》《喜宴》等等。

  这些年,李安尝试着拍一些能表现阳刚之气的电影。如《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但男主角的表演有些用力过猛遭到质疑。这次的《双子杀手》动用了威尔·史密斯这种级别的硬汉,但依然效果平平。正如李安自己所说:“每次拍打打杀杀的电影就不太卖座。太阴性的,压抑的,好像观众就感同身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我阳刚气不够吧!”

  纵观李安的电影,可以发现,李安的许多电影都是在写父子关系。《推手》《喜宴》《饮食男女》中探讨的是两代人的隔阂。在拍《卧虎藏龙》时,他听取了父亲“用力,不要太深,着色,不要太重!”的劝告。拍《断背山》时,他接到父亲的病危通知书。最后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他说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拍《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派的父母去世,他没机会见到父母最后一面,只能对着大海喊,“爸妈,我对不起你们!”这次的《双子杀手》,李安用另一种阳刚之气来阐释父子情感。

  可以说。父亲面前“要像个男人一样!”的失败,造就了李安的成功。李安一直借着电影在向父亲寻求和解。想去获得那句他从小就一直梦想的来自父亲的首肯。无论票房怎样,这次李安的心理如果找到了一个和父亲和解并被首肯的平衡点,也算是一种宽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