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桥下抓海蜇
2019-11-03 00:10    大连晚报

  文 蒋德顺 插图 张兮兮

  九月,秋高气爽,海碧天蓝。海水清澈如镜,水温不凉不热,置身其中挥臂畅游,说不尽的周身爽快。九月,也是海蜇成熟的时节,这些锅盖大小的海洋生物,自由自在地在海里游荡,几乎每天都与我们不期而遇,于是抓海蜇成为我们游泳人的一大乐趣。虽然游泳人的下海时间段有所不同,但见通往北大桥浴场的滨海路上,尽是手拎塑料袋、自行车挂着塑料袋的景象,那塑料袋里沉甸甸的东西就是海蜇。

  海蜇是一种腔肠动物,春生冬死,生命周期不足一年。五六月份开始出现,大的如盘小的如碗,白色透明的。海蜇经过一个夏天迅速长大,随着季节转换、水温变化在九月大量出现。海蜇可以食用,早晨抓回家清洗一下用凉水浸泡,晚上就可以切成细片细丝拌之以蒜、糖、醋和香菜、芝麻酱食用,辅之以二三两小酒的感觉是清脆爽口、回味无穷、幸福绵长。

  抓海蜇最好是风平浪静的天气,这时候的海蜇一般是在水下一两米、两三米处,伞状的身子呼扇呼扇着。如果我们发现目标就轻滑水面,等待最佳的角度和位置再抓。抓的时候斜对海蜇的伞盖,或者等海蜇伞盖朝上,我们会调整位置后深吸一口气扎下去,用中指向海蜇两指厚的伞盖使劲戳去便勾住海蜇,单臂划水让海蜇深红色的尾翼漂在后面,注意躲避以免被蜇。临近岸边时将海蜇伞盖下的四根“柱子”掐断,带有触须的海蜇头便脱离伞盖沉入海底喂鱼了。如果是远距离抓到海蜇,就用别在泳裤上的短棍插进海蜇的伞盖,拖着拽着既省劲又避开海蜇触须。

  海上有“流子”或风浪不宜抓海蜇。北大桥海面开阔,常有“流子”,有时候“流子”大,海蜇也多。有一天是“东流”,我跟几个同伴没在意渐渐被拉向东侧,我还拖着一个海蜇向西游着,眼看着对岸有个身着红衣服的人,可是游了半天那个红衣服还在那儿,我意识到“流子”太大,不可能拽着海蜇逆流而上了,我就扔下海蜇改变方向直接游向对岸,途中遇到几个海蜇也没敢再抓。上了岸,心中涌起的不是扔下海蜇的遗憾,而是遭遇更多海蜇的几丝胆怯和安全上岸的庆幸。南风天气就会起海浪,风大浪也大,有时浪高两三米,这种天气海蜇也少但也能遇到,又一次我在大浪天气抓到海蜇,抓到后就掐掉海蜇头以免海浪将触须拥在身上。海浪积蓄了力量向岸边奔涌,我双脚着地后一个大浪打过来,头上的泳镜和泳帽不见了,手上的海蜇也四分五裂重归大海。

  海蜇喜欢阳光,它们会浮在海面享受九月阳光的关爱,北大桥上的钓鱼人都能看见,有时候我们的泳伴也会上去喊话做手势指挥我们抓,但也会遇到特殊情况。有一天钓鱼人在上面喊着什么,我听不清就顺着手势游去,原来有个戴着黄色水袖的人神志不清,情况危急。钓鱼人不是喊我们抓海蜇,是喊我们救这个人!我招呼不远处正在搜寻海蜇的同伴小梁,一起抓住了这个人的双臂。这人我见过,南方人,总开一辆“辽A”牌照的中华轿车拉着比自己水性强不多少的老婆来游泳。此刻,他只有喘息声,没有一点力气了。拖人比拖海蜇费劲多了,我们喊来在附近潜水的海碰子小林,总算把他拖上了岸。这家伙一摊烂泥似的坐在沙滩上惊魂未定,一声不吭,他老婆不停地向我们道谢。我们深感庆幸那天没有水流子,海面也没有浪,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九月份一过,海蜇随着海水温度的下降也日渐稀少。海蜇结束一个生命轮回,我们也度过一年中最好的游泳时光。进入十月,过了霜降,再遇到海蜇则是稀罕事儿了,迎接我们的将是又一个冬泳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