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州湾的山海传奇
2019-11-03 00:10    大连晚报

  金州湾地标石。

  金州湾地标石。

  文/ 杨玉璟 图/ 李传报

  上个月,中国民航局正式出具了大连新机场预可研行业审查意见: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东北振兴的一系列决策部署,满足大连地区航空业务量快速增长需要,进一步完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促进区域经济社会和旅游业发展,同意建设大连新机场工程。

  据此前报道,规划蓝图上的大连新机场,是中国大陆首个海上机场,此项目采取离岸建造人工岛方式建设,建成后能够让目前世界最大的民航客机“空中客车A380”顺利起降,将成为世界最大海上机场。

  落子海上新机场的金州湾,历史上钟灵毓秀,古朴深邃。它将有怎样的将来,人们拭目以待……

  A

  两湾合力

  挤出“中国第一地峡”

  金州湾,大连市金州城区以西两公里渤海海域,南北长28公里,宽约15公里,面积约7453平方公里,海域宽阔呈椭圆形,是大连地区渤海沿岸最大的海湾。

  金州湾岸线,北自金州大魏家荞麦山、葫芦套一带,南至甘井子区黄龙尾嘴,长约74公里。海湾东部水深3米至5米,西部水深5米至9米。西部底质为细沙,中部为沙,距岸2.7公里至岸边为泥底。海滩多细沙、淤泥和粘土。海滩与阶地相连,形成浩阔的盐田和大面积滩涂,盛产贝类。

  《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载文:“金州湾与大连湾仅隔一地峡。”金州湾岸线依托的这段地峡,地理上被称金州地峡。地峡最窄地带仅4.5公里宽,有“中国第一地峡”之称。正因为有金州地峡的存在,大连市区与东北腹地连为一体,从而使大连市区避免成为孤悬大海的离岸岛。

  从地质年代看,金州地峡是胶辽古陆之遗的小地块,在第三纪构造运动中地壳发生了断裂,使地峡东西的胶辽古陆沉陷,海水入侵,形成了渤海、黄海,再经过沧桑岁月的变迁,铸成了今天的金州地峡海岸地貌——东南沿岸曲折迂回形成了小海湾,即大连湾;西北沿岸笔直低洼遂成大片滩涂,即金州湾。

  B

  龙王庙大铁牛和金州古渡

  金州湾,古时曾为金州与京津等地通泊良港。金州城西门外的龙王庙临近渤海,在庙前曾经有一个巨大的“X”形状的铸铁,当地百姓称之为铁牛。这种“X”形状的铸铁“长五尺半,每只角长二尺,宽三尺,厚一尺有余,重约一吨”,这是一种古时候船只系泊的装置,因此推测金州湾东岸靠近金州城西门一带在古时很可能是一处码头。

  金州城背依大黑山,面临渤海金州湾,景色秀丽,在清代便有许多著名景观。其中,“南阁飞云”“响水消夏”“山城夕照”“朝阳霁雪”“兜率晨钟”“鲸台吊古”“龙岛归帆”“佛洞滴泉”,合称“金州八景”。在“金州八景”当中,“鲸台吊古”和“龙岛归帆”描绘的都是渤海的景色。

  “鲸台吊古”指的是金州湾岸边一块长、宽、高各有两米的方形巨石,俗称“钓鲸台”,传说曾有仙人坐在石上垂钓长鲸;而“龙岛归帆”描述的则是位于金州西海岸边的龙王庙的景色,在龙王庙西面靠海的房间开有一窗,依窗远眺,烟波浩渺,渔帆点点,整个金州湾景色尽收眼底。

  C

  是古驿道 也是近代战场

  金州城南的南山,崛起于金州湾与大连湾之间,两湾相距不足5公里,称“金州地峡”,为交通咽喉。辽代,在此建哈斯罕关扼宋,今存建址。

  近代以来,金州仍是辽南重镇。尽管有高大的城墙作为防御依托,但是冷兵器时代的城墙在近代火器的面前已经失去了防守的意义。

  金州地峡是辽东半岛的蜂腰部,其西北侧是金州湾,东南侧是大连湾,中部是海拔116.6米金州南山。

  十九世纪末,占领辽东半岛之后,沙俄鉴于从沈阳通往大连、旅顺的铁路和公路分别从南山的南北两侧通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在1900年义和团运动之时,沙俄以防御义和团进攻为名,在南山修建炮台。

  日俄战争爆发不久,俄军就将目光投向了金州南侧的南山。据1904年2月24日,日本驻烟台领事发给外务大臣的电报称,“俄国人现在正仓皇抢修金州地峡之城堡。据云,民工每人一天之工钱平常为铜钱三百文。”到日军对此发起进攻之前,俄军已经在金州地峡蜂腰部的南山上修建了13个炮台,5个多面堡,三个眼镜堡,各山坡上都环绕着战壕,将66个掩蔽部相连接。俄军在阵地的正东和正北两个方向上还设置了大量的铁丝网和障碍物,并布设了84枚电爆地雷。

  1904年5月26日,防守南山的俄军东西伯利亚狙击步兵第五团,依托南山阵地坚固工事,面对数量9倍于己的日军,在海军舰艇的支援下给日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日军的战舰绕过老铁山开到金州湾,利用舰炮支援陆军作战。最终,日军于下午5时左右,在舰炮的支援下首先在金州湾沿岸的俄军左翼阵地打开缺口。

  当晚10时,日军占领整个南山阵地。在南山战役中,日军统计的阵亡数字是4207人,占整个参战人数的11.6%,该数据上报到参谋本部的时候,参谋本部对此数据提出了严重的质疑,当时的日军联队编制是4400人左右,打下一个小小的南山就几乎损失了日军一个联队,为此参谋本部“竟以为前线的报告弄错了,以为多加了一个零。”

  D

  反复论证 新机场最终落子

  随着经济高速的发展,进入新世纪,大连原有的机场空港已经满足不了客货运输的需要。规划建设新机场,提上议事日程。

  根据航空需求预测和发展定位,大连的新机场需要具备两条独立运行的远距平行跑道,跑道长度要按4500米预留,以满足国际新型客机的起降条件。机场用地要控制在长6000米、垂直跑道方向宽2500米的范围内,此外还需配有可供作为货运枢纽所需要的仓储、保税等配套用地,机场净空控制范围满足我国一级机场的净空限制范围标准。

  按照这个条件要求,有关方面通过综合比较,结论是金州湾国际机场建设方案在可实施性、综合服务水平以及机场发展空间方面都具有一定优势,最终决定,金州湾方案作为大连未来新机场的选址方案。

  规划中,金州湾国际机场将逐步发展成为东北亚重要的门户枢纽机场,并配套建设空港物流园区,同时建立完善的交通集疏运体系,满足新机场对外交通集散需求。

  近年来,金州湾所处的金渤海岸区域,不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提高区域配套水平。现在已经修建滨海路26公里,900米斜拉索大桥1座,2500米的立交桥1座,铺设新输水主管线,迁移改造输电线路,新建66KVA变电站一座,4万吨污水处理厂1座,并着力加强包括西海、金海岸、后石三个区域主干路网和水、电、供热的基础设施配套、渤海大道工程,提高区域基础设施配套水平,为产业项目的快速建设打好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