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工作瞒了妻子6年 妻子知道后:希望你每次都能完整归来
2019-12-23 00:20    大连晚报

  穿着排爆服的段兴维

  穿着排爆服的段兴维

  排爆服的帽子上布满“机关”

  排爆服的帽子上布满“机关”

  办公室陈列的已被排除风险的爆炸物品

  办公室陈列的已被排除风险的爆炸物品

  剪断红线还是剪断蓝线?紧张音乐响起,拆弹专家陷入了沉思。

  不少人都在电影里看过这样的镜头。

  和平年代,南京也有这样一位“拆弹专家”。他叫段兴维,十八年如一日,在别人撤离危险地带时,他是最美逆行者。每一次,他都有可能收到死神的礼物。

  瞒着妻子,结果丈母娘在电视上看到自己

  今年44岁的段兴维是南京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安检排爆大队警务技术三级主管,参加工作多年,他先后完成防爆安检任务1500余次,排除爆炸装置和爆炸可疑130余个,成功处置各类废旧炮弹、炸弹10000余枚。

  这么危险的工作,段兴维是怎么告诉妻子的?其实,如果不是丈母娘在电视上看到他,段兴维的“骗局”会一直继续下去。 “瞒着她呗!”段兴维腼腆一笑,“朋友介绍我们认识时,我就说自己是警察,没说具体做什么工作。大概有五六年的时间,妻子和丈人丈母娘都不知道。没想到后来有一天,丈母娘在电视新闻上看到我了,当时我正在处置炮弹。”

  面对妻子的质问,段兴维轻飘飘地说:“我干这个好多年了,原来是兼职做这个,现在是全职。你看我干这么多年不还是好好的吗?”提起这份工作,段兴维还说了个身边的故事,队里一个小伙子去相亲,一开始姑娘还比较满意,聊了没几天,他很自豪地说自己是拆弹的,姑娘思考了一宿,第二天给他发信息:“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女儿在小黑板上写着:爸爸回家倒计时

  段兴维的工作不但危险,而且平时也很忙。一旦有大活动举行,他都要去现场待命。“我们不光是工作危险、经常出差,陪伴家人的时间也是很少的,愧疚是肯定的。”

  段兴维的妻子夏欢说:“有一次,他去北京参加一个活动,去了40天。女儿肺炎住院,都是我一个人照顾。这时候我就特别怨他,他缺席太多了。”

  段兴维的女儿常常在家里的小黑板上写着:爸爸回家倒计时。

  夏欢曾经劝丈夫去基层或者去派出所。对此,段兴维说自己排爆有经验,而且同事关系很好,不愿意离开现在的工作单位,他很热爱这份工作。“18年来,我们的排爆队员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能够真正坚持下来的其实并不多。干久了也有责任感,各行各业都有人干,我走了谁来干呢?”

  第一次处置爆炸物,腿发抖后背一直冒冷汗

  提起自己第一次处置爆炸物,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但段兴维记忆犹新。“记得我第一次出警的时候,是处理一个迫击炮弹。一个老师傅带着我,我们用防爆毯裹着迫击炮弹,放在车后,我的后背一直在冒冷汗,腿都是抖着的。”

  “虽然我们一直训练学习,但真正在处置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紧张和害怕的。拆解时,除了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如果失误,就是一失万无了。”段兴维说:“有句话叫艺高人胆大,后来接触多了加上知道原理,也就不怕了。”

  工作这么多年,有没有印象深刻的故事?

  “有一次,一个施工队挖了十米深的坑,发现坑壁露出几个疑似爆炸物,他们立即报警。到达现场后,我发现有几个疑似爆炸物的头露了出来,我就上前拨一拨,结果发现越来越多。正在我聚精会神挖的时候,忽然听到土在响,我下意识地赶紧往外跑,跑出来后,就听到轰隆一声,原来是坑底塌方了!那个坑十几米呢,我再跑慢一秒钟,就被活埋了。后来发现,坑壁上全是爆炸物,一共装了十几卡车。”

  “干警察的,哪个岗位没有危险?工作久了,渐渐把危险看开了。鲁莽地去工作,那肯定是危险的,把自己的知识层面提高,有经验有水平,这样就会把危险降低。当然,现在设备也很先进。”他告诉记者:“排爆这个岗位注定直面危险,但我愿意用生命去保护生命。”

  妻子夏欢说:“他不是为了个人,他是为了社会为了国家。我有义务在家里照顾好我们的小家,给他最大的支持。他每次出差,我都祈祷,希望他完整归来。”

  一根红线

  一根蓝线

  我该剪哪一根?

  在两名同事的帮助下,段兴维小心翼翼地穿上了价值40多万元、重70斤的排爆服。

  “我们平时不管什么天,温度有多高,都要坚持训练。要不一旦上任务,身体可能跟不上。”段兴维说,一般情况下,普通人在高温天穿上排爆服不用工作,10分钟内基本就会虚脱。段兴维回忆,两年前的一天,室外温度20多度,这一天,他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只有中午那会儿把头盔拿下吃了口盒饭,喝了几口水。当连续拆除了数十枚自制爆炸物,最后脱下衣服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像从桑拿房回到空调间。

  为了精准操作,排爆手的双手必须裸露,所以他们的每一次出手,都有可能是一次“生命对赌”。“一根红线,一根蓝线,我该剪哪一根?这只是电影里的场景,其实哪有这么简单。”段兴维告诉记者,“也许疑似爆炸物外部没有线,也许是两根红线,排爆手必须在很短时间内,从很小的视角作出判断。排爆时,只有主排爆手在中心现场,其他人都在警戒线外,主排爆手要调整心理上的孤独感和压力,冷静专注地完成任务。”

  文图 据《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