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退步1968-2019”
2019-12-24 00:19

《唐人画廊的四川民工》

《唐人画廊的四川民工》

    清晨的北京798园区人很少,大多数场所都紧闭着门,要等到10时左右才会开门。偌大的园区仿佛还没有睡醒,后工业时代的巨大厂房与管道就像重金属艺术,在清冷的冬日天空下,无声地呐喊着。室外那些或前卫或稚朴的艺术作品也在-6度的气温下,静静地传达着它们各自的主题与意义。

    陈丹青的“退步1968-2019”个展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第一空间和第二空间展出。这是陈丹青目前为止最大的个展。

    展览从陈丹青1968年的几件习作开始,展出了至今50年来他创作的“西藏组画”“名画临摹”“人像写生”“静物”和“自画像”等油画和素描作品100余件。陈丹青说:“小时候看不起自己的画,现在看得起了,不因为画得好,而是这些画老了,是我自己的上古时代。”

    在众多画作中,有几件印象深刻。一是他的自画像,从少年时期到人生花甲,陈丹青画笔下的自己,在我看来,眼神里总带着那么一种桀骜不驯。对着镜子画自己,陈丹青说:你会发现一个疑似像你的家伙。还有就是他那组画于上世纪80年代的著名的《西藏组画》。展示现场,一面艳丽的红色背景板上挂着3幅组画,在整体略显清淡的空间,特别突出。在这组画中,艺术回归生活的瞬间,让人感动。

    1997年,陈丹青开始了一个全新的系列:画册写生。这些画作也是此次观展的一大亮点。看经典、临摹原作,是艺术家不可替代的经验。陈丹青将中国传统文人画作、书法、人物画等,以油画的形式“画”了出来,并把它们“安排”在同一画布上,让它们彼此形成对话和交流,如布面油画《沈周与董其昌双重奏》、布面油彩《书帖丛林之二》等。当纸张的留白替代了精美的画框,那些古典绘画以最不古典的方式出现,感觉很奇妙,同时又莫名地生出亲切感。对于这种尝试,陈丹青说:“用油画玩山水画效果,瞧着很像,其实不难,描画哈尔斯、委拉士开兹,那才烦。人们看我写生晋唐书帖,以为我练过字,实在是误会。油画笔书写二王或张旭的狂草,既开心又容易,不信你试试。据说许多唐宋名碑的刻字师傅根本不识字,我的勾当,亦属同理。”

    在第二展厅观展时,因麻烦现场工作人员拍张和陈丹青自画像的合影,而聊了几句。那位操着方言的大姐向我推荐了一幅她认为我应该照下来的画作,说是陈丹青的最新作品,就在这里画的。其实,我已经注意到那幅油画了,画面上有3个装修工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画的名字是《唐人画廊的四川民工》。大姐说:这3个人就是为了他的画展而进行装修的农民工,陈丹青来时看到他们,主动提出要为他们画一幅画。我从大姐的语气中听出一种自豪和骄傲。

    特别提醒:此个展到12月28日。时间不多了,感兴趣的得抓紧了。周一闭馆。周二至周日开馆时间:11:00-17:30。

    地址: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交通方式推荐:北京站有始发的公交车403路可直达,手机下载“北京公交”APP,刷码乘车特别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