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惩戒权”归来,你怎么看?
2019-12-26 00:10

一把戒尺,时刻提醒学生们——规矩在先,惩戒在后。

一把戒尺,时刻提醒学生们——规矩在先,惩戒在后。

班主任代表

班主任代表赵闽波(大连市第四十四中学生物教研组长,大连市“口碑好老师”,“环球自然日”全球总决赛一等奖指导教师。) 观点:初中年龄段的孩子们还“不定性”,用我们的老话讲是“猫一天、狗一天”,所以,除了经常性的提醒之外,还需要用适度的“惩戒”,与孩子们“讨价还价”。

当孩子第一天来到学校,开始他们人生的第一堂课,他们会遇到一个怎样的学习环境?每一位教师都希望自己是那个“手有戒尺,眼里有光”的好教师,每个家庭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会遇到一位“润物无声、四两拨千斤”的良师。教育“惩戒权”的归来,正是要将学生们培养出良好的习惯,塑造健康人格,未来使他们真正成为有用之材。

当孩子第一天来到学校,开始他们人生的第一堂课,他们会遇到一个怎样的学习环境?每一位教师都希望自己是那个“手有戒尺,眼里有光”的好教师,每个家庭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会遇到一位“润物无声、四两拨千斤”的良师。教育“惩戒权”的归来,正是要将学生们培养出良好的习惯,塑造健康人格,未来使他们真正成为有用之材。

教育专家董大方(辽宁省政府授予的优秀专家,全国劳动模范,“董大方名师工作室”。)

教育专家董大方(辽宁省政府授予的优秀专家,全国劳动模范,“董大方名师工作室”。) 观点:教师要在学生没犯错误前就应做好惩戒学生的准备工作,比如与学生一起研讨惩戒的方法,让学生们懂得犯了什么错误要接受惩戒?以及如何惩戒?这个讨论的过程就是教育学生的一个好时机,惩戒的内容和尺度应得到全班同学的认同和家长的认同。

校方管理者

校方管理者 孟繁伟(大连市第三十六中学校长,特级教师,辽宁省教学名师、辽宁省物理学科带头人。) 观点:国家这个时候出台教育惩戒权征求意见稿,本意不是鼓励教师惩戒学生,而是表明国家对教育过程中使用“惩戒”的一个态度。“有心向善,虽善不赏;无心向恶,虽恶不罚”,我们首先要看惩戒的出发点是什么,同时也要看惩戒手段和后果怎样。

     / 本报记者曲琦 /

    如何把握好惩戒权的尺度,也是立法细化教育惩戒权的难点。本报邀请了知名教育专家、教育管理者、一线教师及经验家长,请他们来聊聊关于“惩戒”以及惩戒的“尺度”。让记者意外的是,大家都不约而同谈到了“教育初心”——教师不能以爱的名义将惩戒“情绪化”,惩戒不能成为教师的泄愤工具……这是对一名教师师德修养的最基本考量,也是惩戒权归来的家长关注焦点。

    宽容与惩戒都是一把双刃剑

    我个人认为教师应该有惩戒权——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惩戒是教育的一种手段、一种方式,惩戒也是爱的一种体现。关于“学生惩戒”的这一焦点教育话题,我有三个建议想与各位同仁商榷——

    教师要追求惩戒的艺术性和科学性。惩戒既然是教育的一种方式,就存在是否科学、是否艺术的问题。讲究科学、艺术的前提是研究学生,研究学生的身心是否健康,研究学生的思维方式,研究学生的家庭环境等等。离开对学生的研究,惩戒便没有针对性和教育性,其科学性和艺术性更是无从谈起。

    香港科技大学数学教授黄毅英讲过这样一件事,他正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拿回一张数学试卷,试卷中有这样一道题:在小鸡、鱼、虾、蝌蚪这四个动物中找出一个和其他三个不相同的。标准答案是小鸡。因为小鸡生长在陆地上,其他三个生长在水里。而黄教授的孩子给出的答案是蝌蚪,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这四个动物只有蝌蚪我没吃过,其他三个我都吃过。孩子的世界,孩子的思维方式,我们不去研究很难走进他们的世界里,不走进孩子的世界而谈惩戒,就是不科学的,更谈不上艺术性。例如学生写单词时漏掉一个字母S,我们看到有的老师惩罚学生放学回家后写几百个S,有的老师惩罚学生回家自学含有漏掉这个字母的单词,或教会几个同学学会一些单词。同一件事情的惩戒方法不同,收到的效果也截然不同。前者可能会让学生对英语产生厌学情绪,后者会激发起学生学习英语的欲望。

    惩戒学生时教师首先要问自己的心态是否平和,惩戒的目的是什么。再举个例子,有一位学生很爱读书,她从学校图书馆借了好几本书,回家的路上把装书的袋子落在了公交车上,回家时赶上妈妈正在为其他的事情生气,一听说孩子丢了那么多书,随手给孩子一个巴掌。导致了什么结果呢?是孩子再也不敢借书看了。这在告诫我们,惩戒学生切忌在生气和心态不平静的时候进行。

    一位中学老师拿了一小口袋豆子要做实验,一个男生由于心气不顺,将一口袋豆子扔得满屋都是。老师惩罚他把豆子一粒粒捡起来,并说今天下午的游戏活动他不准参加。家长不满,到学校状告老师说老师伤了孩子的自尊。这里谁对谁错呢?就我来说,我认为老师是对的,她清楚惩戒学生的目的是什么——学生犯了错误,就应该让他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

    惩戒的前期准备和惩戒后的补救。惩戒教育也是很好的挫折教育,让学生知道没有人是一帆风顺的,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挫折,让学生懂得当自己犯错时就应受到惩戒、付出代价。惩戒的后续工作同样重要——惩戒后,教师家长如何补救,去衡量惩戒的效果如何,对被惩戒的学生有消极作用还是积极作用?对其他同学是否有警示和教育作用?

    有位学生不写作业,老师让学生给全班唱一首歌,正好这个学生就喜欢唱歌,所以他天天不写作业,这种惩罚不但没有警示作用而且还影响了其他的学生。有一位学生特别喜欢踢球,中午和晚上放学都会去踢球。学生犯错了老师惩戒的方法是禁止一天或一周的踢球,惩戒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他喜欢做的事不让他做,这种惩戒会激励他为要喜欢做的事情去改正错误。

    说到惩戒,同样会让我们想到教育中的宽容,宽容有时比惩戒更有用,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宽容之所以起到作用,是由于学生对惩戒畏惧,是惩戒促使了学生的内省,是学生对错误的行为产生了内疚。教师必须认识到宽容也是一把双刃剑,有时会让学生自省,有时会纵容学生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同样惩戒也是如此,教师要慎用、少用,能不用尽量不用,该惩戒时当惩戒。

    教师惩戒,首先要看出发点在哪?

    教育部出台教育惩戒征求意见稿后,社会反响很大。有人说早就该有这个规定了,有些“熊孩子”仅仅说教是不行的,可有些人担心教师把握不好分寸而使孩子受到伤害。

    我认为,在教育的过程中合理使用惩戒的手段是需要的,对个别学生来说,教育过程中仅仅靠说教是没有用的,同时教育惩戒也不仅仅是惩戒被惩戒者,教师在使用教育惩戒的过程中也是让其他学生受到震慑的作用。

    前些年出现了学生犯错后老师不敢管的现象,还有个别学生打老师的情况,也有家长夸大教师管教学生的事实,故意来学校闹事的现象,给学校正常的教学活动带来了干扰。如果这些责任都让教师本人承担,其结果是教师对犯错的孩子正常的管教也不敢进行了。试想,假如教师不敢管有错的学生,警察不敢抓坏人,医生不敢给病人治病,这个社会还有秩序吗?

    对犯错的学生不能仅仅用说教,适当的情况可以使用教育惩戒,教育惩戒是合理合法的,2000多年前的《大学》这本书中就有关于教育惩戒的描述。一些家长担忧惩戒能不能变成体罚的代名词?我认为这个担心大可不必,因为绝大部分老师教育学生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更好地成长。“有心向善,虽善不赏;无心向恶,虽恶不罚”,我们首先要看惩戒的出发点是什么,同时也要看惩戒手段和后果怎样。我认为国家此时出台教育惩戒权征求意见是对的,也是很及时的,家长不用过多担心老师教育学生的过程中把教育惩戒变成了惩罚,同时也希望媒体能够从正面角度宣传征求意见稿这个事情,让更多家长以平常心去面对“教育惩戒”。

    教师不能以爱的名义将惩戒“情绪化”

    著名心理学专家、教育家孙云晓曾经说过:教育不是万能的。从这一点意义上讲,“惩戒”是对“并非万能教育”的补充。因此,作为一名一线班主任教师,我对教育部发布的教师惩戒征求意见稿是认同的,尤其是青春期迸发的初中学生,我们有义务帮他们树立规范的行为和规则意识。

    从教育的目标看“惩戒” 。每一位青少年正如一株树苗、一个花朵,要他们成为栋梁之材,除了给予阳光、营养、水分,还需要“规范”他们的成长姿态,让青少年完全自觉自律地遵守规则,这很难,他们会经常性“忘记”或选择性“忘记”规则。我的班级中,除有“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校规”,还有班级自定的“班规”,学生如果违纪,会被要求背诵、默写一遍各种“规则”。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惩戒”。青少年的成长完全“由他心”“随他意”,便是对他们的纵容或放纵。我们是要给他们自由,但自由只有在“规范”的前提下,才是合理。规范的实施在于让青少年敬畏规则,而敬畏规则意识的形成,需要适度的惩戒来保障。我的教室里放有4把戒尺——“弟子规““劝学”“诫子书”“朱子家训”,如果有学生失礼、闹纠纷或破坏纪律等,他们就要朗读、抄写相关内容了。

    从行为学的角度看“惩戒”。教育实践中发现,每个青少年儿童的好习惯养成,需要反复强化,才能养成“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的习惯意识。适当的惩戒是对是非观念不健全,行为习惯不规范的未成年人的教育手段之一。初中年龄段的孩子们还“不定性”,用我们的老话讲是“猫一天狗一天”,所以,除了经常性的提醒之外,还需要用适度的“惩戒”,与孩子们“讨价还价”。

    从现行法律实际的角度看“惩戒”。为了维护校园正常教育教学秩序,建立和谐校园、平安校园,保护广大教师的教育权和所有孩子的受教育权,对“问题学生”“熊孩子”实施必要的“惩戒”是势在必行的,这在国外教育法规和国内外教育家的教育思想中也是司空见惯的。比如:罚写校规班规、正式道歉、面壁、打手板、做一定量俯卧撑、加做一定量非本职班务、加罚跑步、加罚值日、剥夺其参与其感兴趣活动的权利、可控前提下的隔离等。

    作为一名一线班主任,我深深认同“爱一定要先于惩戒”,为师不忘童年梦,常与学生心比心!惩戒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我们千万不可误读爱与责任,不能以爱的名义将惩戒“情绪化”——规矩在先,惩戒在后;与学生约法三章,共同遵守。

    家长代表 朱宸宁

    观点:国家出台的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是更好地保障教师和学生的权益,我们希望教师在每一次行使惩戒权的时候,是本着教育的初心,是遵循崇高的师德,是为了孩子的成长。毕竟惩戒不是目的,教育才是!

    让教育惩戒绽放真正的光芒

    仔细阅读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我们发现“适当”这两个字出现次数很高,我们不免会问“适当”要如何界定?“适当”会不会变成“不当”“过当”?《规则》中的十四条明确指出了教师的权责,规定教师正当实施教育惩戒,因意外或者学生本人因素导致学生身心造成损害的,学校不得据此给予教师处分或者其他不利处理,很多家长担心老师用权不当。

    在实际教学中什么情况符合“适当”?我国现在已经有了《教育法》《教师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对教师的管教权作出了相应规定,为何还要出台这个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规则如果实施,能够被严格执行吗?当我们赋予教师惩戒权的同时,如何建立合理、必要的监管机制,同样值得深思。

    朋友的孩子,因为作业漏掉一项,被老师罚站和言语刺激,孩子是尖子生,在同学们嘲讽的哄笑中,再也不愿意抬起头来,成绩下滑严重。有人会说这孩子抗挫能力不行,是孩子的错。如果每一个孩子的抗挫能力都超强,还要教师和家长的教育吗?如果老师只是手有戒尺而目中无光,那执行的惩戒,谁是监管者?面对惩戒的孩子,如果惩戒不当,孩子们向谁申诉?孩子们会申诉吗?诸多案例表明,受到伤害的孩子们,大多选择隐忍,甚至隐瞒父母。

    国家出台的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是更好地保障教师和学生的权益,我们希望教师在每一次行使惩戒权的时候,是本着教育的初心,是遵循崇高的师德,是为了孩子的成长。家长们也渴望遇到“润物无声、四两拨千斤”的老师,传道授业解惑,家校共同努力培育社会主义接班人。教师管理学生应该怎么管?怎么惩戒才是矫正学生违规违纪、言行失范有用的方式?惩戒不是目的,教育才是。

    【核心提示】

    11月22日,教育部发布了《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教育惩戒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职权,并对适用教育惩戒的情形以及教育惩戒的方法作出规定。

    此《规则》一出,引来社会热议。

    对于惩戒权的回归,学校、教师和家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子——有家长担忧会不会有教师混淆了惩戒与体罚?有教育管理者担心这会不会加剧家校之间的矛盾?不过在调查过程中,记者看到了不少一线教师对此呈欢迎态度,因为在谈“罚”色变的教育现状里,的确会出现一些“不敢管”的尴尬——做一名“手有戒尺,眼里有光”的好老师,给学生们养成好习惯,塑造健康人格,是他们所期待的“依法治教”的良好环境。

    ---记者手记---

    细化教育惩戒权

    是对教师和学生的

    双重保护

    / 本报记者曲琦 /

    一位教育部门的管理者向记者坦言,对于惩戒权的回归,他们抱以谨慎的乐观。比如,有一名学生违反了校纪校规,教师们即使批评也不敢说重话,为什么?因为一遇到因教师批评学生而产生的纠纷,教师往往处“弱势”地位,家长去学校闹,去教育局告,或者直接寻求网络或自媒体的传播施加压力,一些即使是正常的工作方式方法,老师们也会被这些没完没了的投诉弄得心烦意乱。“不敢管”是一线教师们的广泛心声。

    那么,教师惩戒权的回归是不是会缓解这个尴尬的现状呢?“目前看不一定!如果这个规则不加以细化,教师们仍然不敢管!”多位教育管理者说,期待《规则》能根据不同类型的学校,针对不同的工作性质、学生年龄、身体状况、教育要求、承受能力等,在制定法规细则时详细区分;还有一些幼儿园、特殊教育学校等,应在对学生状况综合权衡后,研究符合其成长规律的合适方法,以期达到最好的惩戒效果。最重要的是,教育惩戒不等于暴力和体罚,教师法的修订工作应当将惩戒与体罚、变相体罚予以明确区分,对教育惩戒的主体、权限大小、实施范围和方式作出严格具体的限定,厘清教育惩戒的边界,确保学生是否拥有申述权……当教师按照程序对学生进行惩戒,才能避免他们带着主观情绪去惩戒或者体罚。

    多位教育管理者表示,教育惩戒措施一定要细化,因为这是对教师和学生的双重保护。惩戒权回归后,教育部门和学校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把握怎样的尺度?这能保护一线教师在管理学生时不再束手束脚,也能保护学生不会被个别教师滥用教育惩戒权而受到心理伤害。

    惩戒权的实施,最重要的是家校双方的共同认知,家长们是否理解惩戒在教育中的意义,会不会将一些适当的惩戒小题大做,如果惩戒权不对此加以明晰解读,不得到家长的认可,恐怕会导致两个后果——一是教师们仍旧不敢使用手中的戒尺,二是家长们到上级主管部门去“闹”去“告”的概率大大增加。

    所以,在《规则》的征求意见阶段,我们更需要家长的参与和理解,家长要正确理解惩戒和体罚的区别,做教师教育的“同盟军”。教育孩子需要家校联手,互相支持,发生矛盾时通过正当、合法途径表达诉求,一同让惩戒权向着合法化、制度化、程序化和人性化发展。这样,才能让教师们在日常工作中敢于指出和修正学生的不良习惯,也能让教育管理部门不再怯手怯脚地迎接惩戒权的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