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抽积水肿痛消 不换关节大步走
2020-01-10 00:23

  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患者大药包一烀,疼着进来笑着走,善古堂右侧的金家街大坡,拎一袋橘子上下坡腿不疼。

  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患者大药包一烀,疼着进来笑着走,善古堂右侧的金家街大坡,拎一袋橘子上下坡腿不疼。

  大药包不抽积水肿痛消,滑膜炎患者大肥裤子脱下去,紧身打底裤套上来。

  大药包不抽积水肿痛消,滑膜炎患者大肥裤子脱下去,紧身打底裤套上来。

  三个大药包一齐烀,不换关节大步走,原来看见楼梯就打怵,现在噔噔下楼不发愁。

  三个大药包一齐烀,不换关节大步走,原来看见楼梯就打怵,现在噔噔下楼不发愁。

  中医常说:一朝寒湿一身痛,一日不散十年痛,大连的三九天寒湿特别重,尤其病根是寒湿的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患者,双腿肿痛得走不了路,下不了楼,甚至上厕所都蹲不下去……

  本期《夕阳正红》将告诉读者朋友,大药包如何不吃药、不抽积水、不换关节巧治滑膜炎、半月板损伤不遭罪。

  大药包烀哪哪不疼

  疼着进来笑着走,下坡下楼腿不疼

  得了滑膜炎、半月板损伤,一怕疼,二怕膝盖肿痛得上厕所蹲不下、起不来,三怕走路一瘸一拐小碎步,最后来善古堂看病,都得家人用轮椅推过来。一位来善古堂医院就诊的张姓女患者说:“我最怕下楼下坡了,疼得就像踩着针尖一样,走一步疼一下,疼得一头冷汗,有时候疼得我都想嗷嗷地哭,吃普通止疼药不管用,我都得吃绝症病人吃的那种止疼药……”

  可是这些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患者,来善古堂就诊以后,一没吃止疼药、二没打玻璃酸钠针,大药包烀到哪哪发热,烀到哪哪个关节吃药,大药包把患者膝关节淤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病根风寒都排出去了,住院时家人是用轮椅推进善古堂的,出院时,是自己抬头挺胸走出去的,所以这些滑膜炎、半月板损伤患者跟笔者调侃说:“我是四个轮子走进来,两条腿走出去的。”

  那位张姓女患者更是激动地说:“大药包哪疼烀到哪,烀到哪哪不疼,以前我最怕下坡上坡,现在从善古堂医院右侧的金家街那个大坡,拎着一袋橘子,上来下去腿都不疼了,我是疼着来善古堂,笑着走的。”

  大药包不抽积水肿痛消

  大肥裤子脱下去 紧身裤子套上来

  得了滑膜炎、滑膜囊肿,积液特别多,肿痛是最明显的症状,一位滑膜炎15年的阿姨说:我从大腿、膝盖到脚脖一般粗,肿得像个大棒槌,都是穿老伴的男裤,还得是大肥的运动男裤,我去医院抽积水,原来一个月抽一回,后来半个月抽一回,严重时一个礼拜抽一回……”

  为此,善古堂中医骨科医院主任医师张园大夫解释说:“膝关节里没有血管,全靠滑膜液的滋养,你才能双腿打弯、走路、上下楼,滑膜炎一犯,滑膜液就成了积液,你把积液都抽走了,半月板得不到滋养,就会变干、变脆,像方便面一样,半月板一走路一受力就碎了,所以滑膜炎患者,往往并发半月板损伤,而且你抽积液、打玻璃酸钠针,病情反复发作,半月板损伤就会从一度到二度、三度、甚至四度,此时患者就会瘫痪在床……

  善古堂医院的大药包哪肿烀在哪,不抽积水肿痛消,所以很多滑膜炎久治不愈的患者告诉笔者:“我没抽积液,没扎针,就烀大药包,一个月下来,消肿了三分之一,小腿有劲了,一个疗程,双腿消肿了一大半,老伴的男裤显得太肥了,走路两个裤腿晃来晃去的,大药包才烀了五个月,双腿从大腿、膝盖、脚脖都消肿了,跟正常人一样了,大肥裤子脱下去,紧身裤都能穿上来了”。

  大药包不换关节大步走

  原来看见楼梯就打怵 现在噔噔下楼不发愁

  半月板损伤,十家西医医院,九家要求手术置换关节,可是手术换关节,费用昂贵风险大!国产人工关节七八万,进口的十几万,关键是术后膝关节还不能正常打弯、走路,还要花费十多万做专门的康复训练,这些费用医保都不能报销,因此,很多半月板损失患者,本来膝盖疼的看见楼梯就打怵,而手术换关节又给患者雪上加霜,让患者听到开刀换关节更打怵……

  老中医张民指出:“这些曾被西医宣布只能手术换关节的半月板损伤患者,只要不是四度损伤,半月板都快磨没了,按疗程敷上大药包,患者原来双腿僵痛打不了弯,下不了楼,走不了路,现在能轻松下楼,正常走路了。

  一位半月板三度损伤的阿姨激动地告诉笔者:“老中医张民说到我心里了,我就想不换关节正常走路,三个大药包一起烀,不到两个疗程,我来善古堂就诊时,看见楼梯就打怵,现在噔噔下楼腿都不疼了,还省下了十多万换关节的冤枉钱,也没有开刀的风险,我咋能不激动呢!”

  金杯银杯不如患者口碑

  在医院门口问了6个患者,都说效果不错我才进去治

  颈椎病、腱鞘炎、腰间盘突出的张大叔说:“在善古堂门口问了6个从医院出来的患者,都说效果不错,我才进去治的,我先治腱鞘炎,半个月就好了,腱鞘炎治好了,我说我身上的病就全交给善古堂了,张园大夫给我开的大药包,烀完颈椎是黄色的,腰上是红色的,颈椎烀完,头不晕了,手不麻了,左转右转都没问题,腰也不疼了。”

  一位腰椎管狭窄患者说:“我以前去洗澡后背都是黑的,拔罐的印,膏药的印,都找不出好地方了,张民医生太厉害了,给我治了半年,调了几次药,我家在椒房早市那儿,我原来走一百米歇三四次,现在能一口气走到善古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