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些讲究年才有滋有味
2020-01-19 00:13    大连晚报

  文 蒋宝春

  图 本报记者一帆

  什么时候过年,不少人的概念是模糊的,认为到腊月三十放假了才算过年。其实,在农村,过了腊八就是年。杀年猪、截柴火、置年货、买衣服,爱打扮的老娘们小媳妇还要去烫个头……这些都是年的节奏。而从腊月二十开始,大人小孩基本都不怎么出门了,因为接下来有很多事要做:二十三蒸年糕,二十五做豆腐,二十七蒸饽饽……有了这些习俗这些讲究,年才过得有滋有味。

  蒸年糕

  腊月二十三蒸年糕。二十三是小年,大年三十辞旧迎新前的一次重要“会议”。这天清晨,新年第一声鞭炮震响。从这天开始,每家每户开始置办各种好吃的,食物储量能吃到正月十五。

  很多家在这天蒸年糕。先把锅帘铺好,锅里烧上水,先薄薄撒一层大米面,再薄薄撒一层白雪,然后再薄薄撒一层大米面,等热气透上来了,再重复这道环节,最后一遍在最上面撒一层红小豆。蒸好的年糕能有20厘米厚,一锅年糕蒸好了,差不多一小天。

  在农村,家家户户锅台旁边都贴着灶王爷像,小年晚上要把它揭下来烧了。揭旧灶之前,要摆供品,供品不能少了年糕。年糕,意喻着年年登高,又叫黏糕,传说是用来粘灶王爷嘴的,怕灶王爷去玉皇大帝那里汇报工作时“胡嘞嘞”。

  跑油蛋

  二十四,跑油蛋、蒸豆包。

  跑油蛋就是炸各种面食,比如“套环”,谁家炸的量大花样多,就说明这家过得“不赖”。蒸豆包,就是把红小豆烀熟捣烂了作馅,用发好的白面像包包子一样包上,条件好的家会蒸上好几锅。豆包,象征着都饱。条件更好一点的家,还蒸“金裹银”,就是把黄米面放上白糖当馅,然后用白面像包包子一样包上。蒸熟了的“金裹银”老好吃了。蒸这些玩意得有白面,小时候白面不够吃,都没怎么吃过。油蛋、豆包、“金裹银”这些东西,都是熟食,每家会用一个大瓦缸给装起来,像一个大冰柜,放在外面的厦子里,能吃到正月十五。

  做豆腐

  二十五做豆腐。小时候刚记事时,是驴拉磨推豆腐,后来生产队有粉碎机了,就集中去那里用机器磨。每当到生产队磨豆腐时,凌晨两三点钟就得挑着水桶去排队,去得早的磨完了天还不亮,都是“摸瞎黑”挑着水桶急急往回小跑,好早点下锅做豆腐。有一回,邻居一个小叔叔,挑着水桶往回赶时,不小心绊倒了,“豆泼子”(磨好了还没做的半成品)洒了一地,裤筒子都湿透了,回到家挨了一顿骂,差点挨揍。那个年代做豆腐都是用卤水点,家家都有一个小卤水坛子,用卤水点豆腐工序慢,但做出的豆腐特香。豆腐,意喻着新的一年多福、都富。

  烀猪肉

  二十六烀猪肉。腊月杀年猪,除了当天请客吃掉的,肉都在外面冻着,用一个大瓦缸装上,再用大铁锅扣上。

  小时候,经常听说有人家猪肉被偷了,这是真事。清晰记得,屯里有一家把猪头放在缸的最上面,足有三十多斤。忽然有一天,猪头不见了,这家人到处找,怀疑这怀疑那的,后来在自家房后苞米地里找到了。原来,是自己家的狗联合别人家的狗把猪头拖到苞米地里给吃了。找到的时候,猪头只剩一点点。

  烀猪肉,基本是烀一个肘子,再烀些大梁骨,这些肉过年期间管够造。烀肉还有个重要环节,一定得把“脖圈肉”(猪脖子上割下来的肉)给烀了,留着三十那天摆供碗用。三十那天,大多家都“供养”,就是供奉祖先的仪式,这不算迷信,是对祖先思念的一种形式。

  蒸饽饽

  二十七蒸饽饽(馒头)。最重要的是蒸十个很大的饽饽,摆供桌时好用。还会蒸一些小饽饽,压纸饽饽,大鱼、小鱼、神虫什么的。正月初一早晨,屯子里的人挨家拜年,一进门都会看看谁家供桌上的大饽饽蒸得好。

  小时候,有一年俺妈蒸饽饽,也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毛病,蒸出来的大饽饽没涨好,像个大饼子。母亲要强,接着蒸,结果又一锅饼子;再蒸一锅,饼子;接连蒸了好几锅,还是饼子……俺妈赖俺两个姐烧火火候没跟上,把两个姐姐骂了一顿。最后又蒸了一锅,让两个姐姐使劲烧,等到时间了打开锅一看:糊了!俺妈也熊了!

  第二天,母亲不服气再战,这下换了面,成功了!蒸饽饽,意喻着蒸蒸日上、争一口气的意思。那一年的饽饽,到二月二还没吃完。

  贴对联

  腊月二十八、二十九,开始贴对联了。对联贴上了,年也就来了。小时候的对联,都是用墨写在红纸上。爷爷的哥哥,我们叫大爷,写一手好字,我们屯里的对联,几乎都是请他写的。贴的彩也是用彩纸抠(用刀刻)出来的,邻里的老程舅爷会这门子手艺,老厉害了。

  贴对联是有讲究的,一定要看准了才能贴。小时候贴对联,常会闹出笑话来,把猪圈的横批“肥猪满圈”贴到大门上的,把鸡窝上的对联贴到山神庙里的。在农村,贴对联的意喻,除了烘托喜庆气氛,主要是用来辟邪,这是祖先流传下来的规矩。

  本刊主编/陈笑迎    编辑/王军辉   责任美编/本乡  校检/滕咏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