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记得那些有来历的陀螺烟花
2020-01-19 00:13

  对年的深刻印象,莫过于小时候。那时我寄住在奶奶家,碧流河畔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落。

  大年三十那天早晨,我赖在炕上热乎被窝里,看奶奶在火盆上烤制鳝鱼干,一阵酽香萦绕在我的鼻端。准确说来这是河鳗干,是眼下超市海鳝所不能比的。那是每到冬天,我的叔叔们肩扛长长的捕鳝竿,在附近冰河上捞上来的。

  吃完早饭,我跑出家门,走到村口张望。大年三十,在皮口镇工作的父母双亲当天下午才放假。虽然我知道他们傍晚才能到达,但还是忍不住提前迎候,也许他们能早来呢?拿现在的说法,父母都是工作狂。出生后不久,我就被送到奶奶家寄养,半年才能见一面。

  快天黑的时候,总算把父母盼来了。妈妈的怀抱让我依恋,爸爸的提包之中,给我带来了从未见过的礼物,那是几十个红彤彤的旋转烟花——陀螺花。对孩子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个新礼物有来历,是别人为了感谢爸爸的病中相救。那时住房困难,父母与同事住合厨,共用一个厨房。那天爸爸下班,突然听到隔壁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原来是那家阿姨突发重病,家人都不在身边,已经到了不能起床就医的严重地步。爸爸赶紧背上阿姨,把她送进医院急救,终于转危为安。爸爸说,重病之人特别不好背,直往下面滑,男女有别,他需要死死揪住对方棉裤才行。偏偏还有长长的台阶,那是他人生中走得最艰难的一条路。

  到了晚上,在爷爷、奶奶、叔叔、姑姑、父母等全家人的围观下,我迫不及待地拿出旋转烟花,放在地上点燃,果然旋转像陀螺一般。在漆黑如墨的除夕之夜,那烟花在地上明亮绽放,好似一朵灿烂的笑容。烟花还发出啸叫声,在我听来,如同一道持续不断的笑声,划破夜空,传到更高远的天际。

  我没有一次放完烟花,而是每晚有计划地放几支,一直把这种快乐持续到年结束。

  我第一次分享到了助人的快乐。我没有觉察的是,爱的种子就在那个年里,深深种进了幼小的心灵……

  文 于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