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日本公共投资失效的原因
2020-01-20 00:12

庞德良,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院长,吉林大学日本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现代日本经济》(CSSCI)杂志主编,吉林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庞德良,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院长,吉林大学日本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现代日本经济》(CSSCI)杂志主编,吉林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

    / 庞德良 /

    为应对经济萧条和衰退,日本政府从1992年到2000年实施了11次以公共投资为主体的大型和超大型的经济景气对策,共动用了130万亿日元的财力来刺激经济增长,平均每年近19万亿日元,高达GDP的3.7%,但日本经济并没有起色。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第一,公共投资结构与日本经济增长结构转换相脱节。经济增长的两个大的支柱一个是消费,一个是投资。

    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公共投资没有适应日本经济增长结构的变化,公共投资仍偏向生产型投资,重点在于与民间设备投资相配套,继续进行以大企业为中心的生产基础建设,没有把公共投资的重点转移到促进民间消费增长、补充民间消费不足的生活型公共投资上来。

    第二,居民预期收入下降使公共投资难以引致消费的增长。公共投资能不能拉动民间消费,取决于公共投资能不能增加国民的纯收入,特别是持久收入。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提出了“持久收入假说”,因为只有持久收入才能决定我们现期的消费。

    但20世纪90年代,尽管日本进行了巨额的公共投资,但国民收入基本上处于零增长甚至负增长,家庭未来收入不确定性增大。出于谨慎动机的需要,增加储蓄、减少当期消费成为家庭的首要选择。因此,即使公共投资增加了当期收入,但只要这种投资不能带动整个经济恢复到自主增长和增加持久性收入,也不足以引致新的消费的增长。而家庭当期消费的减少无疑会进一步降低边际消费倾向,从而降低公共投资乘数。据测算,日本1957-1971年的公共投资乘数为2.27,1972-1982年为1.47,1983-1992年为1.32,到90年代中期已降为1.21。公共投资乘数的一路下滑,大大降低了公共投资对经济的牵引作用。

    第三,预期经济增长率的下降,使公共投资难以拉动民间设备投资的增长。公共投资能否带动民间设备投资的增长,主要取决于设备的开工率和经济预期增长率。

    然而20世纪90年代以后,在民间企业投资不足和居民消费增长缓慢情况下,日本的设备开工率和经济增长预期低下,政府公共投资不但在财政上承受过大的压力,而且其投资效果也被民间投资的下降所抵消。于是,日本经济就出现了如下现象:经济衰退引起了收益和预期收益下降,降低了消费支出,使企业预期增长率下降,进而出现设备投资不足和设备过剩,由此导致企业设备投资对公共投资反应冷淡。其结果是,公共投资规模虽然越来越大,但其牵引作用则越来越低,效果越来越差,日本经济复苏与增长难以实现自然在情理之中了。

    (本文选自东北财经大学主办的“东北亚大讲堂”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