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年味儿”
2020-01-21 00:28

汪有

汪有 摄

    / 孙大爽 /

    年越来越近了,我也在寻找“年味儿”。

    现在过年,似乎只是一种形式,抑或一种“被挟持感”:不得不过。除了亲人团聚和电视里的“狂欢”,还应该有什么?

    曾几何时,一到腊月,过年的喜庆气氛便开始笼罩大街小巷。家长们对孩子说“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其实也表达了所有人对过年的企盼。为了能吃上团聚的年夜饺子,身在异乡的人们用各种方式千里迢迢奔走在回家的路上,形成了举世无双熙熙攘攘的“春运”大军,但人们疲惫的脸色难掩喜悦。集贸市场里,购买年货的人摩肩接踵,摊位上摆满了鸡豚果蔬、春联年画、烟花鞭炮……冰雪覆盖的田野是孩子们玩耍的天然舞台,男孩玩爬犁、抽冰嘎,女孩嬉戏打闹、欢快蹦跳。歌声、笑声、喊声,汇成了一首人欢马跃的交响曲。亲情浓郁、友情纯真,没有手机的纷扰,孩子们也没有假期补课的烦恼。烀肘子的香味、对联年画的色彩和着爆竹的轰响,弥漫在空气中,洋溢着喜气、欢快,汇成了一种满足沉醉的幸福感受。

    物资越来越丰富,生活越过越美好,“年味儿”也似乎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但我知道,变了的只是外在的表现形式,中国人对年的情感是根植在基因里的。无论形式如何变化,中国年都承载着中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浓浓的家国情怀。“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年,这个被中国人赋予了太多特定含义的日子,应该更有味道、更加丰富、更加美好。

    我还在继续寻找“年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