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海湾的早晨
大连晚报 2020-08-16 00:05

  ▲石锁考量的是力量。

  ▲石锁考量的是力量。

  ▲奔跑的脚步。

  ▲奔跑的脚步。

  ▲换上泳衣游一圈。

  ▲换上泳衣游一圈。

  ▲有“伴奏”的八段锦。

  ▲有“伴奏”的八段锦。

  ▲甩竿垂钓的老者。

  ▲甩竿垂钓的老者。

  ▲运动单车车轮飞转。

  ▲运动单车车轮飞转。

  ▲边走边拍照。

  ▲边走边拍照。

  薄雾袅袅的星海湾。

  薄雾袅袅的星海湾。

  文 修齐 图李传报

  如果说星海湾的傍晚属于休闲,那么,星海湾的早晨绝对是运动的天下。

  八月盛夏,天亮得格外早,星海湾的轮廓在袅袅如纱的薄雾中逐渐清晰起来。天光越来越亮,海雾消散,人行步道上、海滨浴场里、防波堤下、挑月桥边人影幢幢,疾走的、慢跑的、骑运动单车的、练石锁功夫的、甩竿钓鱼的、劈波斩浪游泳的……

  星海湾的早晨,一旦视线清晰,满眼皆是动感,健硕的步伐、飞溅的水花、疾驰的车轮,鱼竿甩钩带起的风声、海鸥翻飞的欢叫、晨练同道的“加油”,构成海洋城市特有的市井风貌。

  外地人游星海广场,往往慕名于亚洲最大的广场;对于星海周边的居民来说,环抱海湾那一圈“滨海路”才是天天晨练要去打卡的地方。这条弯弓形的滨海步道大致东西走向,西起星海公园、东到星海新天地,如果有兴致,可以从城堡酒店脚下的木栈道直接进入滨海路西段。

  疫情影响旅游行业,今年的大连之夏少有的“清静”,但是星海湾的早晨,却一直是热气腾腾的。晨练的市民穿戴装备、调整呼吸、活动关节……星海湾早晨俨然大连人的露天健身会所。

  始自游艇码头的道路宽阔整洁无障碍,路两侧一面是绿树掩映的法式别墅,一面是鸥鸟翻飞浪花拍岸的湛蓝海面,“奔跑”是这段路上目不暇接的风景。年轻小伙儿喜欢冲刺跑,他们穿着最潮的运动服装和跑鞋,迈开长腿奋力摆臂咬牙屏息汗流浃背,一阵风似的从你身边刮过,再抬眼看时,已经冲出老远;中年男女讲究耐力跑,他们或者三五成群或者夫妻结伴,怕晒黑皮肤的女士用帽子面纱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大叔老哥们则大大剌剌穿着短裤背心就跑起来了,他们不疾不徐步伐稳健,不在乎跑得多快,关键是要跑得稳跑得远;偶尔还能遇上一家三口,父母陪着孩子一起跑,等到脚步慢下来的时候,妈妈给儿子抹汗,老爸则不失时机教育儿子“学习也得像跑步一样一步一个脚印……”

  不论春夏秋冬,沙滩上总有一位老教练率领十几个弟子扎马步、蛤蟆功、压腿下腰练习柔韧性。老教练虽然上了点年纪,但是精神矍铄中气十足,一看就是练家子,相形之下男女弟子们倒显得有些“文弱”。一问才知,老教练早年是武术科班,手下这些弟子日间大多是机关干部、中年白领,常年办公室伏案,颈椎、腰腿多少有些职业病,有人和老教练是老邻居老朋友,口口相传每天早晨相约到星海湾沙滩上跟着教练活动活动。老教练的绝活是“石锁操”,几个三五十公斤的石锁,从左手倒到右手,轻飘飘得托来举去摆弄砖头一般,真正的“举重若轻”。弟子们不时跃跃欲试,一旦抓举成功,常常引来围观人们喝彩叫好。

  海湾浴场的大坝上,是浪里白条们的大本营,你可别以为只有“老爷们”到此一“游”,不少大妈大婶们也来巾帼不让须眉。能在这儿琢磨下水的,水性都很自信,其中不少是五六十岁的老大连,从小在海边扎猛子洗海澡长大,一块儿大浴巾就是他们的临时更衣室,三下两下麻利地换好游泳衣,踮着赤脚下海,走到齐腰深的地方撩撩水,适应了海水的温度,身子一弓脚底一蹬,便在海面自由自在地拍起水花来。这里的游泳发烧友人群相对固定,彼此之间至少脸熟,人们见面热情地打着招呼,有人幽默地和泳友逗闷子:“现在疫情期间,在水里得扫码,你带手机没?”对方乍听没反应过来,一脸发蒙……

  沐浴在晨曦里的人们是年轻的,就算年纪已经不小,心理仍旧年轻,身形仍旧矫健,笑容仍旧清纯。这座城市的人们亲海,大海赋予人们心胸和眼界,给予人们勇气和坚韧。医学专家忠告:抵抗疫情,最有效的是人体自身免疫力。

  星海湾的早晨动感十足。星海湾的早晨属于健康的体魄,乐观的精神,有趣的灵魂。